船上網絡連接和海員健康:我們的現狀

時間:2021-07-08 瀏覽:14 作者:香港物流

如果説新冠疫情把航海的其中一個問題推到了風口浪尖的話,那就是船上的互聯網問題,因為船上服務時間的延長以及疫情大流行帶來的壓力的增加,引發了關於與外部世界連接的必要性的更為廣泛討論。


現今,海員對互聯網連接的需求非陸上大眾所能夠切身處地得深刻理解。老一輩航海人員可能還記得有一段時間,船上的酒和酒吧是社交活動的焦點,而年輕一代則是在互聯互通和互聯網接入的環境下長大的。在新的時代裏,互聯網已經在食物、水、電力、醫療保健等領域都找到了它作為生活必需品的位置。就連去年引起媒體極大關注的“瓦卡什”號擱淺事件也發生了,據報道,當時船長駕駛該船靠近海岸,就是為船員獲得網絡連接。


在2019年進行的一項海員健康調查中,全球受訪9000多名海員的反饋是與親人、朋友溝通不暢。雖然陸上的我們似乎已經“萬物可聯”,互聯網是我們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但由於帶寬較低,需要在設備上進行更多投資,因此它不是航行在世界各大洋上的海員所固有的。


然而,這場大流行更加突出了對互聯互通的需求,從而促使航運公司對投資需求的更大轉變。從作為航海職業負面影響的“社交孤立”,到現在作為強制性要求的“防疫隔離”,海員們現在有更大的壓力要處理。現今唯一能讓他們緩解壓力的渠道就是高效的互聯網連接。


據國際海事衞星組織稱,在此次疫情大流行期間,每艘船消耗的數據總量幾乎增加了兩倍,從每天3.4千兆字節上升到每天9.8千兆字節,而同期全球互聯網使用量在全球範圍內僅增加了一倍,這標誌着未來不可逆轉的趨勢。


互聯網在疫情大流行中的正面影響


事實上,經研究證實,船上的互聯互通已被證明能有效改善海員的心理健康和整體福祉,同時被視為吸引新一代進入這一領域的主要力量。安聯公司認為,智能手機的使用對千禧一代來説就像呼吸一樣,他們最早在2025年就會佔到全球勞動力的75%,這給技術方面帶來了一系列全新的需求和期望。


從2019年起,ICS和ECSA的一項高級別研究顯示,不僅海員在船上個人使用的互聯網接入比之前想象的更為廣泛和可用,而且這種接入帶來的正面好處可能超過圍繞這項技術的令人擔憂的安全問題。


“我父親去世的時候,我和弟弟都在船上。我的家人設法聯繫到我,因為我可以上網,但我們花了幾個小時尋找我的兄弟,他是一艘散裝貨船的輪機員。父親去世我們不能回家,這對我們來説是相當大的打擊,”一名船長在最近一次受訪中稱,此例子強調了互聯網連接是一種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


除了與朋友和家人溝通外,網絡連接還有其他優勢。特別是在疫情時代,船載互聯網可以方便一對一或團體諮詢與心理疏導。


例如,CHRIP組織最近也談到了宣泄干預問題,這是一個可以提供的行動和服務包,使受苦的人能夠釋放緊張的情緒。這些通常是面對面的,但可以通過電話或互聯網實時或通過電子郵件異步訪問。


這一疫情揭示了船上網絡的另一個積極影響,因為它是主要的信息來源,也是世界面向海員敞開的窗口,海員們在船上被困了幾個月,處於緊張的不安全狀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沒有收到關於疫情的更新信息。


最新進展


2021年第一季度最新的海員幸福指數顯示,在這方面有一些積極進展,有更多的跡象表明對海員的福祉和福利進行投資,包括更好的網絡連接。慈善組織“海員使團”稱,令人鼓舞的是,似乎正在取得一些進展,更多的海員能夠上網,並與回家的朋友、家人和親人取得聯繫。


我們都知道,現階段讓海員回家是非常具有挑戰性,但當船東投資於更好或更便宜的網絡連接,增加預算以獲得更好的食物和更多選擇,或提供新的健身房或娛樂設備時,海員們確實感到幸福感增強。